独与余兮目成

我爱他们两个😍😍😍
第一次画画贡献给他们

一大早的惊喜

从来没有写过这样的感谢信(emm。。。好像信不太合适呀),我觉得第一次发现自己的心愿被太太满足的惊喜。其实我这个人对于太太什么的不是很在意,就是大家一起像朋友一样的,聊聊天,在他们需要安慰的时候给他们一点点力量,我基友是那种太太回复她了都很兴奋的那种,我觉得其实我没有,只是知道有些太太很好接触。

知我者谓我心忧,不知我者谓我何求。

以前我是混欧美的,但是这个夏天,我遇见了镇魂,遇见了朱一龙白宇,还遇见了那么多的可爱的太太(大大),今天早上看见自己很喜欢的小姐姐把我喜欢的角色写出来的时候,简直,激动,语言无法形容的激动٩(๑^o^๑)۶。

小姐姐是个超级可爱的人,很高兴认识你啊。

话说我们是不是都成了大一狗,希望小姐姐未来可期。哭唧唧,超级感动啊,啊啊啊啊啊啊啊!!! @来自异世界的fishy


好的,我成全了他们,多好

emm,我觉得我和我基友都是沙雕

【巍澜衍生】法海也懂爱

ooc严重😂😂😂
原文引用了一点点p大的原文
算是轮回梗
但又不是,是狐仙巍     裴文徳
谢谢喜欢😍
https://shimo.im/docs/eu7qrDIVLIgDEnOV/ 点击链接查看「【巍澜衍生】法海也懂爱」,或复制链接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

【锤基】槲寄生的盼望【有一点盾铁】

~~这是复联3还没上映的时候,自己的猜测,锤的脖颈被撕裂,而基活着。没想到猜错了,希望洛基好好的。T_T(感觉完全ooc,见谅,勿喷)

Thor至今还未醒来,脖子上有一道明显的裂痕 很多人和Loki说,他不会再醒来了,Loki不相信愚蠢的中庭人说的话。Loki用魔法把Thor的头接了回去,心跳是有的,可是,他一直从未苏醒。Banner检查了Thor的各项指标,正常,Loki站在他亲爱的brother旁边,仔细的瞧着那张熟睡的脸庞。

他没有看见门口Tony那有些悲哀而无奈的神情,他站在自己的爱人旁边,“Steve,他,还好吗?”Steve抱住了这个小胡子男人,“他,是不是再也不会搞那些幼稚的恶作剧了?”因为愿意无限度原谅Loki,包容Loki,陪Loki一起闹的人可能再也回不来了。

Loki在看到灭霸撕裂Thor的脖颈时,有一种报仇成功的快感,可随之而来的确实灭顶的绝望。不应该感到开心吗?自己的霜巨人的本体被Odin一家嘲笑,不屑,如今,那Odin家唯一的子嗣消失,自己应该会得意啊,但后来,当自己几千年隐藏的陌生的情愫清晰起来,Loki知道,他可以恨Odin,可以恨Frigg,可以恨Asgard所有的子民,但他没办法恨Thor,他爱上了Thor,他的亲爱的brother。

Loki要求Tony.Stark给他们提供一个住宿的地方,Tony即刻让俩人住进复联大厦。

Loki天天就坐在玻璃窗旁,用幻术去厨房叫Steve把饭菜送进来,他不愿出去,他害怕错过了Thor的苏醒。他太累了,从那场鏖战结束后 到现在,未曾合过眼。

当Tony和Steve进屋的时候,那个瘦削的男人已经靠在椅子上睡着了。

那是多么真实却又虚假的梦境啊,站在他面前就是“Thor”,还是那个有着一头柔软的长发的索尔,仔细看,那金发里编进了一缕黑发。

Loki想拉住他的手,可索尔如看不见他一样与他擦肩而过,走向他的身后,抱住了一个几乎和Loki一模一样的洛基,他们在Loki的面前亲吻,抚摸对方,随即一同在欲海中沉沦。Loki像一个冷静的旁观者,但他听见索尔对洛基说:“You  come  home”的时候,Loki崩溃了,他像他刚出生那样号啕大哭,伴随着疯癫的大笑,他捂住了脸,指缝间溢出几个模糊的音节,“Bro……”Where  are  you?How  long  will  you  come  back  to  me?Who  will  love  me  like  you?

没有人回答他,梦境早已换成另一个虚无之地,他什么都看不见,Loki就那么看着前方,他渐渐看见了,他自己的本体——丑陋的霜巨人,他厌恶,他唾弃自己 ,那一具盘旋纹路蓝色的皱巴巴的躯体,他不似其他霜巨人的体型,这就是Odin收留自己的原因。

他被他的族人所抛弃。

对面的“他”笑得很难看,“You're  just  a  speck  of  dust  in  the  universe。”说罢“他”拿出一把Loki常用来偷袭的小刀划在自己的身上,一刀下去立刻见血,“他”越划越兴奋,满眼的黑暗的红色,欲望,杀戮交织在一起,渐渐世界又恢复混沌。

待世界又清晰起来,他看到了年轻的Thor。身为Odin首选的继承者,他强壮,勇猛,有领袖气质,可唯独缺乏智慧。

他想起来了,这是Thor和Jane分手那天,Asgard正举办盛大的宴会,觥筹交错,Thor一杯接着一杯的喝,许多想趁机和他结交的女伴都被他的眼神吓退了。

那时,Loki走了过去,嘲讽他,奚落他,心中有一丝的雀跃。Thor看了Loki一眼,柔软得能溺出水来,对于其所说的话最后只淡淡的回了句“她提出的分手”便没了下文。Loki那时觉得自己的心尖在颤,微酸。

现在,在这里,Loki把当时想做的,都表达出来。

他踮起脚尖给了Thor一个安慰的吻,他预想着Thor该有的神情:愣怔,吃惊,总之不会有厌恶,就像小时候自己不小心露出了本体,Thor只是小心翼翼地抱住自己,说着:“You're  beautiful。”他在Thor的眼里看见了自己,那一瞬,他庆幸,他有个哥哥。

Loki看向Thor蔚蓝的眼底,“Brother,I'm  here。She  left  you,I  can  completely  replace  her。Do  you  want  to  do。”只有在这里,他们可以不顾及其他人异样的眼光,亲吻,做/爱。

Thor,他的brother,可以把他带回自己的寝宫,推倒在大床上,抓着自己的脖颈,狠狠地操着自己。Thor会让自己怀上他的孩子。快感,性/欲,一切未来得及和Thor陈述的事实,都在这里实现,他可以在Thor身下喘息,哭泣,哀求。

随之他醒了。

Loki在白光中艰难的睁开双眼,躺在他面前的依旧是那个短发,独眼的Thor,那道刺眼的剑伤越过那只眼,突兀的绽放在Thor的脸上。他站了起来,有些发晕,双腿因坐了太久有些脱力。

他望向窗外,大雪纷飞。“Brother,Christmas  is  coming。It's  time  to  wake  up。”手指轻轻放在玻璃窗上,慢慢地无力,放下,Thor安静得可怕,Loki不禁有个让自己发颤的念头,不,这不可能。他们还没有在槲寄生下面接吻呢,Loki矫情地想着。

外面的雪纷纷扬扬的依在屋顶上,窗面,街上是带着笑脸的行人,他们正准备为圣诞节的到来做些什么。

“Banner发现了一些新情况,要去看看吗?”

站在窗前的那个人,手心竟然开始出汗,他比Tony更快走进实验室,Banner看了一眼来人,“根据Thor头骨上的电极监控显示,昨天他产生了一次神经冲动,大脑皮层的血管有不定时的扩张行为……”“结果是什么?!”“意思就是说:Thor可能会在这几天苏醒,但,不能保证他是原来的Thor。”

Tony看见那个曾经不可一世的人突然颓废下去,他懂那种感觉,如果醒来的人已经忘记爱他,那和一直沉睡有什么区别呢?Steve替Loki问了一句:“那有什么办法让记忆完好无损?”Banner摇了摇头。

Loki有些开玩笑的说着,“如果brother醒来不记得了,我也会逼着他记起来。”说完便回了房间,继续坐在那张椅子上,他等,那双眼睛睁开,然后对着他笑,说,“Hey,I'm  back。”

门外的人忙碌着,Tony花钱买了棵巨大的圣诞树,Steve表示表示他并不想爬那么高去挂彩灯和礼物盒,Tony翻了个白眼,“你要是说不,你今天晚上睡沙发。”Tony指了指旁边的一棵小一点的圣诞树,又指了指Loki的房间。Steve叹了口气,点了点头。

吵闹的中庭人,呵。Loki对于外面的动静听得一清二楚,他双腿交叠在一起,双手放在腹部,冷冷地看着树被抗进房间,除了绿色他稍微喜欢些,其他的,简直多余。

如果,brother记不起来,自己就变成Jane的模样吧,毕竟在他那些有限的记忆里,Jane是Thor忘不掉的一个人。

思念在这几天泛滥成灾,中庭的生活枯燥乏味,那些愚蠢的中庭人每天都是千篇一律的生活,比当初在Asgard的藏书室还无聊。Loki像是在这间屋子生了根。



圣诞节终于来临,门外的大厅非常嘈杂,他们商量着邀请更多的人来大厦庆祝节日,在楼下办个party,这样不会显得过于冷清。于是,Tony提议全部到楼下去,装饰屋子,而甜点交给Steve,酒全由Tony的酒窖提供。

静谧,空旷,安静得连Loki和Thor的呼吸都听得清清楚楚。

Loki望着那棵缩在墙角的树,树上挂着几只自己新买的袜子,店家的热情真是不可抵挡。

他回忆起少年时的玩闹,Frigg的笑容,Thor的笑容。

我只是想和你平起平坐,哥哥。

我可以活在你披风后的阴影里,追随你的背影,只等你的一次回眸。

夜深了,楼下很喧闹,这是他们自战后最大的一次聚会,他们大笑,比赛,喝酒,但,我的礼物还没到来。

Loki痴痴地看着brother的面孔,等待,仪器发出“滴.滴”的声音,状态良好,但Thor没有要醒来的迹象。

走向那棵树,把缠绕在树上的灯点亮。Loki碰了袜子一下,唔,看来圣诞老人并不打算,“Brother,”Loki睁大了他的眼睛,转过头,看向那个虚弱的微笑着看向他的Thor,Thor模仿着他的语气肯定了自己的苏醒,“I'm  here。”

Loki紧张到屏息,缓了一会儿,小口小口地呼吸,走到床边,俯身低头看着那只让他着迷,沉醉的眼,手颤抖着抚上Thor的脸,轻轻的,像在那梦境里,吻上那唇,眼泪一滴一滴地落在Thor的脸上,“Welcome  home。”

门外挂着的槲寄生绿的耀眼,上面点缀着几颗可爱的浆果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Fin.






(我可能会往下继续写,但是没动力,有空更另外一篇,谢谢小可爱的喜欢,😍希望留下评论)

【锤基】

会开始自己的写文路程,还在码字中

突然发现自己吃all铁了,惊讶

干的漂亮!

哦,好久没有拿起毛笔了